静静谈空净 雷锋星期五

“星期五,来雷锋聊聊产品。” 

雷锋星期五是雷锋网每周一期关于互联网和智能硬件的行业热点分享沙龙(目前暂定是邀请制),本期「静静谈空净」是第1期。

 

3月6日晚雷锋网举办了“我们只想静静地谈空净”主题沙龙活动,我们邀请了一些空净创业者来分享自己在创业路上的经验教训,来看看他们都遇到了哪些坑,获得了哪些经验。

一、空气果姜洋:供应链水很深

墨迹空气果的姜洋表示PM2.5传感器原来的价格严重不合理,“现在我们自己能做了,发现里面水分这么大,其实还有些办法把它做的更便宜,当然这个里边需要时间,其实钱的投入只是一方面,我觉得主要还是需要时间。”

 

“wifi去年我在用的时候和庆科谈,很贵,五六十块钱以上,具体价格我也不能说,反正肯定是在50块钱以上,今年我觉得很快会降到20块钱以下,WIFI是这样。PM2.5其实更夸张,PM2.5原来上千块钱都有,未来我相信也会降的和wifi差不多。”姜洋说。

除了传感器价格的问题,质量也未必和你预期的一样。姜洋发现很多wifi模块就不靠谱,比如有的比如ssid是中文连不上,或者连接速度特别地慢。“我经常说这句话,我要开车到某地,但我发现我要自己修高速公路,然后我就经常做很多wifi底层的优化。”姜洋说,“现在看到我们50%以上的同时在线率,其实和我们在里面做了大量的优化有关系。”

二、iKair王永涛:总都做不准

iKair和空气果做的都是空气检测产品,不同之处是,一个是模块化的一个是集成的。活动中王永涛为我们分享了三个创业经验:

 

1、平衡问题:空气检测产品是一个量器,不是解决方案,因而只有准和不准的问题。结果发现这是一个平衡性的问题,准确性高的传感器成本高,低成本的则准确性不高,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

2、生产过程中的污染(包括甲醛污染):生产过程中的污染导致产品在包装盒里产品就中毒超标了,结果用户打开发现测量数值超标,实际上测的是产品本身;

3、准确性还有待提高:目前iKair测出来的空气质量还仅有指示作用,没有办法作为准确的引用数据,所以未来需要在保持低成本的同时提高数值准确性。

三、豹米王康:追求外观付出代价

豹米王康在活动上表示,由于豹米空净的外观比较独特,结果为了实现这个外观他们走了不少弯路。

 

“它不是一体成型出来的,因为模具做不出来。当时我们跑了十几家模具厂,N多方案都做不出来。虽然最后还是把它搞出来了,但是这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直接导致成本上去。” 

最后王康表示下一代将不会这么注重外观了。

 

四、格林新风柴宏:大牌不按常理出牌

雾霾的话题在国内一直热度非常高,这也驱动空气净化器销量的大幅增长,众多新品牌进入,相当多打出了智能的口号。然而根据京东的数据,这个市场大部分新增的销量都被国内外已知的一些大品牌占据了。

 

“原来我做这个行业之前,不知道这个水有多深,就是几个人想,为什么IQair卖这么贵,非要卖1万多块钱,我说大不了咱们自己做一个,几个好朋友就一块筹了一个,筹完以后发现这里面水太深了,因为你降不下成本来。”来自格林新风的柴宏说,“你突然发现,这个市场上大牌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大品牌找个代工做,我就不说哪个牌子了,出风口出来的数值跟屋里没什么区别,打开HEPA一看就是一张纸,活性炭就是一个活性炭层,这样人家在市场上能卖三四千,还卖得很好。”

柴宏认为出现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国家制定的标准太模糊,而消费者对产品也不够了解,因而只能通过品牌来选择。未来应该制定出更好的标准,同时不断教育市场。

五、造梦者白静波:品牌难题

造梦者最近撞墙上了,“造梦者可能一直速度比较快,我们感觉路还比较直一些,但是最近撞在墙上了。”白静波说,“这个墙是什么墙呢?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品牌的问题,其实刚才柴总谈到的我非常赞同。这个市场我们自己的感觉并不是说你的产品概念好或者你的产品的理念好,消费者就会接受你。”

 

更具体一点,白静波提到了教育市场的问题:

“我们自己觉得其实有些很不公平,像BLUEAIR、iQair这些大牌,他们可能占了一些先机。按道理,比如说你是老大,你应该承担教育市场的责任,但是他们好象不用太承担这个问题,因为很多人都认这个。像我们这样的做新风的再去教育市场的时候就很惨,我们推广还要教育他新风跟净化有什么不一样。” 

白静波认为,产品最终还是要靠体验来说话,但在教育市场上或许可以多与空气检测产品配合。

 

总结

 

虽然大家在创业过程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坑,告诉我们在这个爆发的市场创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们看到这些创业者最后都想办法走过来了。新进入的创业者看了这些也不用害怕,其实上面这些分享的内容,是多数硬件创业者(不管哪个领域)都会遇到的,雷锋网组织嘉宾们做的这些分享,就是为了让其他创业者能够避免重走弯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