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卡越疆遨博冲击IPO协作机器人打响价格战

捷卡、越疆、奥博冲击IPO,协作机器人打响价格战

火影战记机器鸣人_proscenic扫地机器 人_越疆机器人

走在创业最前沿03.12 21:15关注

您确定要停止关注此人吗

proscenic扫地机器 人_越疆机器人_火影战记机器鸣人

越疆机器人_proscenic扫地机器 人_火影战记机器鸣人

原创制作 | 《创业前线》下《子弹金融》作者| 黄艳华编辑 | 单宗美编辑 | 倩倩评论 |

在全球智能化浪潮的推动下,机器人领域似乎再次升温。 除了刚刚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的优必选,协作机器人赛道也迎来第一波“上市潮”。

据36氪报道,出货量排名前三的奥博计划今年三季度在科创板上市,华泰联合证券已被确定为上市辅导机构.

此前,奥博的同行捷卡和粤江已经启动了IPO进程:2022年12月,捷卡与国泰君安证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2023年1月,粤江与中金公司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

捷卡、越疆和奥博被誉为“协作机器人三杰”,无论是在研发、融资还是上市节奏上都比较相似。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以来,协作机器人领域融资金额过亿元的投融资事件共21起。 完成两轮甚至三轮融资。

目前协作机器人行业发展如何? “三侠”为何争相上市? 国内厂商还需要克服哪些困难?

1、CR8市场占有率超过80%

1996年之前,世界上还没有协作机器人的概念。

1996年,协作机器人的概念首先由J.Edward Colgate教授和Michael Peshkin教授提出。 在之后的12年里,协作机器人更多的是以概念的形式存在于人脑中。

直到2008年,丹麦的优傲机器人(Universal Robots)推出了第一款协作机器人UR5,标志着全球范围内出现了真正的协作机器人。

越疆机器人_proscenic扫地机器 人_火影战记机器鸣人

图/网络

与传统工业机器人相比,协作机器人更安全、更灵活、更灵活。 既能满足企业柔性化生产需求,又能解决传统工业机器人投资规模大、投资回收期长、灵活性有限等问题。

以3C电子行业为例。 在生产组装前期,由于3C电子产品种类繁多,组装步骤繁琐,生产环境普遍处于非结构化状态。 传统工业机器人不够灵活,二次部署成本过高,无法满足要求。 需要快速转换。

协作机器人编程简单、部署迅速,可根据需要轻松切换产线,提高生产效率。 2010年,全球协作机器人产业开始进入发展轨道,传统工业机器人巨头和众多创业企业纷纷涌入。

不过,我国的协作机器人产业直到2015年才正式起步,捷卡(成立于2014年7月)、奥博(成立于2015年1月)、越疆(成立于2015年7月)也相继入局。 随着新企业的涌入和下游需求的不断释放,国内协作机器人行业的热度不断攀升,不少资本也开始关注这一赛道。

据高工产研院不完全统计,2015-2021年,国内协作机器人行业共发生融资事件58起。 1、粤江1号,轮次均为B轮后),总融资额50.28亿元,创历史新高。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已经进入协作机器人领域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高瓴资本、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顺为资本、中金资本、联想创投等,这些知名机构的重金投资也助推了协作机器人的发展。一定程度上增强了行业的信心。 毕竟这条赛道的投资回报周期比较长,资本的帮助是少不了的。

从2008年全球第一台协作机器人问世到现在,虽然协作机器人行业已经发展了十多年,但在亿欧分析师刘敏浩看来,国产协作机器人的发展空间仍然很大行业。

刘敏浩告诉《子弹财经》,协作机器人在3C电子、汽车、金属制造等工业领域应用比较广泛。 然而,协作机器人制造商在服务、医疗和许多其他行业的扩张仍处于起步阶段。

“所以,从打通未来所有场景来看,协作机器人行业只能算是发展的中早期阶段。” 刘敏浩分析道。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我国协作机器人产业发展较早,但市场集中度不低。

通过计算行业集中度指数可以发现,2019-2020年,国内协作机器人行业CR4(即前四)和CR8(即前八)市场份额均有所提升。 从2020年到2021年,CR4市场份额将小幅下降,从65%下降到63%,而CR8市场份额将从83%小幅上升到84%。

“也就是说,目前仅有8家企业占据了整个国内协作机器人市场80%以上的份额,行业正在走向集中。” 刘敏浩说道。

二、国内厂商冲刺IPO的背后

在上述市场格局下,国内部分协作机器人企业纷纷启动上市进程。

去年12月,捷卡机器人与国泰君安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 今年1月,粤疆科技与中金公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 据36氪报道,AUBO计划于今年三季度登陆科创板。 目前,华泰联合证券已被确定为上市辅导机构。

那么,捷卡、越疆、奥博等协作机器人企业启动IPO进程的原因是什么? 《子弹财经》认为,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可能与厂商急需补充现金流有关。 长期关注协作机器人行业的张兵告诉子弹头财经,协作机器人的初期研发成本比较高,尤其是非标场景,需要更多的研发投入。 “企业中相对成熟的协作机器人算法工程师的年薪至少需要50万元/年。”他说。

此外,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吉卡遭遇资金短缺。 当时,其协作机器人产品需要大量的研发费用。

德邦证券数据显示,在市场份额方面,2020年,除外资品牌UR外,奥博和捷卡在国内品牌中分列第一和第二,市场份额为43%。

越疆机器人_火影战记机器鸣人_proscenic扫地机器 人

图/德邦证券(2020年国产协作机器人市场格局)

据36氪此前报道,奥博智能2021年营收将达到3.5亿元,其中工业场景整体出货量将达到8000台,主要分布在汽车电子领域。 作为行业领先的外资品牌,优傲机器人全球总装机量超过5万台,2021年总营收3.11亿美元。

可以看出,市场份额最大的国产品牌奥博在营收和装机量方面与国外品牌仍有一定差距,IPO的冲击无疑会给公司的研发、品牌带来新的利好。推广,拓展市场。 以受益。

此外,在张兵看来,目前,各协作机器人企业仍处于抢占市场份额的关键时期。 为了争夺市场份额,协作机器人厂商采取了价格战,即低价竞争。 今年2月,大族机器人CEO王广能对外表示,协作机器人快速发展的背后,也存在隐忧。 同质化和价格战成为困扰众多机器人厂商挥之不去的问题。 “从本质上讲,这是因为公司没有掌握核心关键技术,缺乏技术护城河。”

对于大多数协作机器人厂商来说,价格战弊大于利,很可能拉低企业的毛利率,进而对现金流造成压力。

在这种情况下,进入二级市场融资是协作机器人厂商补充流动资金的有效途径之一。

“三侠”今年要冲击IPO的第二个原因,可能与公司部分老股东需要退出有关。

根据企查查的数据,无论是捷卡、悦疆还是奥博,他们的第一笔融资都发生在8年前,距离2015年获得第一笔融资已经过去了7年多。

而我们知道,一级市场的基金投资周期通常是5+2,即“5年投入,2年退出”。 因此,捷卡、越疆、奥博等协作机器人厂商纷纷启动上市进程,不排除其老股东寻求退出的可能。

从客观的角度来看,企业上市有利于扩大经营、创新技术、提升品牌知名度。 如果这三款协作机器人能够成功IPO,将有利于整个行业。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捷卡、越疆、傲博等协作机器人厂商集体冲刺的背后,还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3. 困难重重

与已有60多年发展历史的传统工业机器人相比,协作机器人无疑是刚刚进入市场的“新人”。 目前的市场渗透率不高,这也让他们难以拓展新的场景。

刘敏浩告诉《子弹财经》,新场景的拓展需要更多政策、社会宏观、法律法规的共同推动。 比如协作机器人如果要应用于餐饮领域的生产场景,其卫生是否符合要求,允许在哪些环节使用等等,目前相关的法律法规似乎是一片空白.

再比如,协作机器人要应用在医疗领域的手术场景中,比如给医生递刀,帮助医生进行简单的消毒和缝合等。作为一种新的医疗器械,它应该达到什么水平,第一,第二第三层次,相关标准需要政府推动。

“如果没有相关政策、社会宏观和法律法规的推动,即使厂商做出协作机器人,最终也未必能够应用到新的场景中。” 刘敏浩说道。

而且,即使协作机器人厂商已经完成了新场景的拓展,但由于缺乏可大规模应用的场景,难以支撑足够大的市场规模。

以工业领域为例,由于对安全和协作的追求,协作机器人的负荷、速度、精度都在降低,而这恰恰是机器人擅长的领域,这也是人们的期望使用机器人。 此类协作机器人只能应用在一些对负载、速度和精度要求相对较低的生产线上,作为目前传统工业机器人的补充,难以独立拓展。

另一个例子是在服务领域。 近年来,一些企业推出了做饭、送餐、冲奶茶、冲咖啡等协作机器人,但首先,能够替代人类劳动的应用场景有限。 性价比不高,难以大规模推广。

proscenic扫地机器 人_火影战记机器鸣人_越疆机器人

图/网络

因此,协作机器人企业只能在各个细分市场之间挣扎,针对不同的场景设计不同的解决方案。

这将导致两大发展难点:一是应用场景少,协作机器人成本高; 二是细分市场分散,且多为长尾客户,推广成本高,见效慢。

和很多新兴行业一样,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入局,产品同质化的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整个协作机器人行业。

据《子弹财经》了解,目前大部分企业“研发”的协作机器人,依然以优傲机器人研发的产品为主要模仿对象。

越疆机器人_火影战记机器鸣人_proscenic扫地机器 人

图/优傲机器人官网

具体来说,一是技术同质化。 与传统工业机器人相比,协作机器人的技术壁垒并不高,各家企业在技术上没有明显差异。 “机器人算法、力控等技术还比较缺乏,亟待研发。” 刘敏浩说道。

二是场景同质化。 据刘敏浩介绍,协作机器人厂商更多关注3C电子、汽车制造、金属材料等领域,但在商业、医疗等领域的场景打通仍然困难重重。

“每个人匹配的场景和解决方案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对一些创新场景无所适从,”他说。

协作机器人厂商的产品同质化可能与试错成本高有关,导致很多企业缺乏创新和实验精神。

更重要的是,同质化竞争的最大影响是市场无序。 降价成为企业制胜的“必由之路”,“价格战”无疑不利于企业和行业的长远发展。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如何降低成本成为协作机器人厂商的难点。

众所周知,协作机器人由于自身的特点,需要在力控技术和安全性能方面做好,硬件成本也会相应增加。 不过,协作机器人的目标客户主要是中小企业,他们往往对价格更为敏感。 价格足以让人望而却步。

从而导致协作机器人难以大规模应用,进而导致成本难以降低,最终形成恶性循环。

最后,协作机器人厂商需要深入思考和把握行业客户的真实需求。 毕竟,企业要想找到适合协作机器人的应用场景,需要从它的安全性、灵活性、易用性、协作性和感知性入手。 需要这些特性的场景越多,就越适合协作机器人。

诚然,协作机器人企业面临诸多挑战,但在刘敏浩看来,行业新进入者仍有很大机会。

因为在商业、医疗等领域还存在空白场景,每个细分领域都可以成为行业增长的引擎。 “甚至,协作机器人在工业领域的渗透还有相当大的空间。”

不过,刘敏浩也指出,后来者进入协作机器人行业也充满了风险。 新进入者不仅要面对现有协作机器人企业的竞争,还要面临传统工业机器人厂商的挑战。 “这非常考验新玩家的资源能力。”

4。结论

近年来,新玩家的不断涌入和下游需求的不断释放,使得国内协作机器人行业热度不断攀升,吸引了红杉、高瓴、经纬等众多明星资本的大量投资。

如今,随着捷卡、粤疆、奥博等企业相继冲击IPO,一批上市公司或将迎来未来。

然而,拓展新场景并非易事,同质化加剧和成本降低难度,意味着协作机器人厂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冲刺IPO只是一个开始。

*张兵为本文化名。 文中题图来自:捷卡官网。